代孕网

代孕问答

返回首页

在美国当代孕妈妈的女留学生们,有着怎样的故事?

在异国他乡,有这么一群“挣快钱”的姑娘:她们没去做代购,没有做外围,而是十月怀胎生下别人的孩子。有人为了还卡债铤而走险却越陷越深,有人纯粹是用肚子赚学费,险些终身不孕,有人妄想带娃上位,却差点死在手术台……孩子在孕育阶段就成了子宫的“流亡者”;而她们,也分别讲述了自己充满人情冷暖、悲喜笑泪的代孕故事。

Ada如今已“成功上岸”。在美东Top 50读大三的她,每天除了抱小组大腿完作业之外,生活中的重头戏完全转移到了“拉皮条”。一身大牌的她,如今也不再是那个被卡债逼得手足无措的小丫头。而她那次代孕,发生在两年前。7分颜值,在国内算是清爽小美女、始终被追捧环绕的Ada,刚出国就被周围的白富美轻松碾压,沦为小透明。

她不甘心——明明自己不比任何人差,缺的无非是一些名牌包包、大牌衣服撑场面。可是,出身普通家庭,光学费就花掉了父母大半辈子的积蓄,她手头永远是不阔绰。为了钱,Ada先是去Chinatown里的奶茶店打黑工,老板为了避税,工资都用现金结算,于是,她每小时能赚15刀。一天下来小一百刀,一个月怎么也能存1000刀。

按理说,这钱不算少。可是,Ada随便买双鞋就六七百刀,这点辛苦钱她很快就瞧不上了。特别是当她买到某牌带着Blingbling限量版logo鞋子时,班上的白富美头一次跟她搭话,开口第一句就问她,鞋是哪买的。尝到了被“重视”的滋味,Ada在买买买的路上越走越远。

她想到一个办法——跟爸妈谎报学费涨价。但这种做法每个学期只能用一次,一年最多就四次。Ada只好办了好几张信用卡,俩礼拜都刷爆了。走投无路的时候,她甚至想要裸贷,但暴露真实信息和刷脸的风险她不想扛。正为了卡债焦头烂额的时候,Ada一个消失小一年的塑料姐妹出现了,除了胖了点,从头到脚焕然一新。

这姐们本是Ins的18线网红,俩人在同城打卡时认识,后来发现对方和自己一样,是伪白富美,于是,经常互换大牌包、美鞋来拍照晒图。听了塑料姐妹吹嘘自己靠做代孕妈妈年入十几万刀!Ada心动了,难道还有比这更安全的来钱路子吗?全美究竟有多少女留学生做代孕,Ada不知道,但据塑料姐妹说,光她经手的就有3个。尽管从未有过生育经验,但凭借海外名校的背景和7分颜值,Ada很顺利就接到第一单,而且雇主砸钱的爽快程度让她懵逼。

除去塑料姐妹抽成的15万,她净入35万,还不包括雇主在她待产期间提供的营养费和奖金。雇主只提出一个要求:让Ada休学去自己的海岛秘密安胎,直到顺利生下孩子。生男生女不重要,孩子健康就行。不想丢了学业,Ada只好对外宣称找了个超爱她的富二代男友,俩人要一起gap year。因为从没见过雇主,也不知道对方的详细信息,Ada不肯去又远又偏僻的小岛,她自有打算:万一生产时有个三长两短,雇主保小不保大,她岂不是死在那都没人知道?

后来,Ada无数次庆幸有先见之明:身材走样、掉头发、脸上长斑、一条又一条的妊娠纹……心理压力大,怀孕期间没能得到充分的休息,于是,短短几个月她看着老了十岁。怀胎的苦头已经够她喝一壶,生产那天,雇主想保护自己的隐私,Ada连去正规医院的机会都没有。肚子疼得分分钟想自杀,Ada却只能看着塑料姐妹、雇主联手,找了个不知从哪来的野鸡医生,让她在地下室产下一个女婴。疼了两天才生下的孩子,Ada连看一眼的机会都没有。于是,人间蒸发快一年的她,带着一张银行卡盛装归来。

满世界到处飞,网红Ada逍遥了三个月。钱快花光的时候,她去联系之前的雇主,看他们想不想再要个男孩。这次,Ada准备拉小姐妹下水。“一次就好,自己是肯定不会再生了。”

Emma,来自每年都占据Seeking Arrangement热门榜top5的一所学校。相比Ada璀璨逼人的美丽,6分颜值的Emma清秀到能让人放下所有防备。她性格安静,话很少,看上去非常柔弱,日常打开方式就是学校、公寓、图书馆,三点一线。Emma为了实现自己的出国梦,高考选择了2+2,国内两年国外两年,学费还算便宜。

可没想到,人到了美国,家里的钱都赔进股票,老底空了。切换成自生自灭模式的Emma,不得不打工养活自己。可是,在学校做助教的钱只够维持每个月生活费和房租;代购,就算每单抽15%-20%,面对十几个客户,几个月赚的钱对每学期八九千刀的学费也是杯水车薪。她不是没想过找Sugar Daddy。

因为,一位传说级的学姐做Sugar Baby,每个月光零花钱就领一两千刀,还收到各种奢侈品包包、衣服、鞋子;每到假期,还陪着Sugar Daddy去各种高大上的地方浪。不耽误功课,光陪吃陪睡就能赚大钱,说Emma不心动绝对是假的!但同学流传说不少女生因此染病,她太害怕才灭了这念头。千求万求,在学生会学长的介绍下,她终于在一家Buff当了餐厅服务员:每天下课就抓紧时间搭地铁上班,近午夜才下班赶最后一班回去。疯子、变态、酒鬼,Emma都碰到过;也不是没有“好心”的同事载她回家,可这同事却明目张胆把手伸向了她。

Emma不是没想过回国,但回去了就等于放弃学历。大学肄业、高中学历的她,又能做什么?眼看着就要交不起下个学期的学费,在餐厅咬牙死撑的Emma遇见一对亚裔夫妇。他们很喜欢她,一上来就夸她很cute,问想不想赚零花钱。Emma的第一反应却是怕,她以为这俩人是电影里常出现的人口拐卖、先奸后杀或者移民局钓鱼执法啥的,所以接连几天没敢去打工。

直到这对夫妇委托一位“职业代孕公司”的中介人联系了她。原来,这对夫妻一直想要小孩,但妻子习惯性流产;为了有个流着自己血液的孩子,他们曾咨询正规机构找代孕妈妈,但15万美金(约97万人民币)起跳的成本太高,才私下物色到Emma。他们当场给了5000刀定金,并跟Emma约定:生个孩子就汇30万块,外加10万块营养费!不同于Ada的雇主,他们没要求Emma退学,反而相信课堂环境有利于胎教,同意她继续上课。

这么轻易就挣够了学费!Emma简直不能再开心!更幸运的是,除了频繁去洗手间和夜间轻度失眠,她没有很强的妊娠反应;甚至因为体型瘦弱,秋天里她裹得严严实实,也几乎没人看出她怀了孕。一切都进展得非常顺利,可万万没想到,胎儿稳定后雇主要测性别:男孩留下;女孩就打掉再来。


记者专门和医生咨询了流产的副作用测试的途径当然不合法,可是,Emma代孕这整件事本身就游走在灰色地带。因为事先没跟雇主签订任何具有法律效益的合约,此时的她只能任人鱼肉。

你说找律师维权?难道她想让全世界都知道她靠代孕赚钱?连续打掉两胎之后,Emma终于怀上了男婴。这期间可遭了大罪:脆弱的生殖系统经不起反复折腾,她险些丧失生育能力;而且,为了不让同学老师起疑心,Emma都是周末堕胎,休息一两天正常去上课,原本就弱的身体又落了病。男孩平安出生了。

可是,因为正常的流产都要休养至少一个月,而胚胎移植失败或流产则要休息至少半年才能再次植入胚胎,雇主觉得Emma浪费了他们太多时间和营养费,最后只给了15万块辛苦费。这点钱只够她一学期的学费。被问到以后怎么办,身心俱残的她沉默了一下,说:“还不知有没有以后呢。”


Grace,是美东Top20的工科全奖博士,颜值5分,路人一枚,好在皮肤很白。她来自我国大西北三线城市,爸爸是老实本分的铁路职员,妈妈在家门口开了家饭馆,不是大富大贵,但也幸福和睦。作为当地罕见的美国全奖女博士,按说该是备受羡慕的“别人家孩子”,可亲朋好友却都觉得,女孩嫁个有钱的煤老板都比出国读书风光得多。连Grace她亲妈最常说的话也是:“女孩子书读那么多有什么用?书读再好也不如人嫁得好!”

对此深恶痛绝的Grace逃离了家。可是,她没想到,那颗自认为很汉子的心被留学生活折磨得体无完肤!每天在学校做实验到深夜,独自凌晨一两点回家;而此时外卖早都下了班,她只能煮泡面;图省钱买二手床垫,搬回来没几天就发现了bedbug,因此被公寓罚了钱;没钱买车,每次只能步行40分钟去买一周的菜。偶尔喘口气打开朋友圈:已婚的朋友晒二人晚餐,带娃的新手爸妈幸福满满,白富美同学和富二代男友高调打卡……她?只有没完没了的实验和论文。
此时,Grace才意识到,找个好婆家生下一男半女,分分钟变身富太太是多么实际的人生目标。5分颜值的她,被玛丽苏小说荼毒后“艺高人胆大”(我实在不明白这脑回路),居然想通过代孕来找到自己的高富帅。Grace无比骄傲地说:“我毕竟是孩子亲妈。”代孕的雇主都是中产阶级的高知人士,真要PK掉正室,成功上位,谁说得准!谁知,她先是碰到流氓A夫妻。这对夫妻打着找代孕妈妈的幌子,其实是找人3P。

当时,Grace接到短信要她去个不知名的motel,植入胚胎balabala。那段时间正赶上女留学生失踪频发,她长了个心眼没去。也幸好她没去,不然,人就没了。终于,在熟人牵线她步入“正轨”。经过血型、艾滋病病毒、血红蛋白、乙型肝炎抗原等一系列筛查以后,Grace成功植入胚胎。

谁知,温柔体贴的白人高富帅雇主临时变卦:不想做单胎,于是,让Grace把现在这个流掉,重新植入多胎。势单力薄的Grace除了流掉孩子,没得选。好在雇主体谅她初次怀孕,主动加钱:只要把孩子生下来,就给她60万块辛苦费和20万块营养费,一共80万!她很满意。怀俩孩子确实辛苦,为了保证孩子营养跟得上,男雇主特意请了个阿姨照顾Grace,还三天两头带她散心。

最有意思的是——每次都是男雇主,女雇主从不露面。一来二去,Grace以为人家对她有意思,做起了转正的春秋大梦。事实证明,男雇主确实对她没兴趣。因为就在她分娩差点死掉时,男雇主眼睛眨都没眨,只问:“孩子们没事吧?”流产后再生俩娃的Grace,代孕“上瘾”,却至今没找到属于自己的高富帅。

你问她和高富帅男雇主的后续?呵,从没有“女”雇主这一说,人家是男男CP。更可怕的是,多次代孕、流产,她的身体严重受损,以后生育的可能性基本为零。


茨威格在《断头王后》里有句话:“她那时太年轻,不知道所有命运赠予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对这三个姑娘来说,她们的子宫是明码标价的商品,反复交易来满足心底的欲望。一部日剧里有个片段,女主说有些人无论是多么饥寒交迫、走投无路,他们都不会去走犯罪这条路,因为这是他们人生的底线。而代孕,似乎不是这三个姑娘的底线。

而Grace至今未婚,博士读了好几年都没毕业;Emma最终选择回国,已经结婚生子;Ada没毕业也没回国,黑在美国,不过她的“中介生意”倒是做得风生水起,不然,也不会有今天我们读到的这个故事。可悲吗?可悲。可怜吗?可怜。可是,从头到尾,没有人逼她们这么选。

上一页怀孕后吃这两种食物,只有代孕妈.. 下一页准爸爸化身“孕夫”体验妻子怀孕..
代孕 代孕百科 代孕案例 代孕问答 代孕套餐 代孕协议 代孕合同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佳运武汉代孕产子公司

    手机微信同号:15701192999

    关键词:代孕网/代孕产子价格

    Copyright © http://www.xiaoshoujiqiao.cn All Rights Rserved. 鄂ICP备18050456号.

代孕公司

北京代孕

石家庄代孕

昆明代孕

南京代孕

浙江代孕

济南代孕

成都代孕

代孕

天津代孕

太原代孕

长沙代孕

福州代孕

郑州代孕

广州代孕

代孕公司

长春代孕

杭州代孕

代孕网

山东代孕

吉林代孕

深圳代孕

代孕产子

无锡代孕

武汉代孕

重庆代孕

沈阳代孕

代孕产子多少钱

上海代孕

代孕产子价格

代孕费用